<rp id="xu6te"><mark id="xu6te"></mark></rp>
<u id="xu6te"><dl id="xu6te"><blockquote id="xu6te"></blockquote></dl></u>
  • <u id="xu6te"></u>

      <video id="xu6te"></video>
      1. <mark id="xu6te"></mark>
      <b id="xu6te"></b>

        當前位置: 首頁 >政協要聞>>正文內容
        省政協今年首場民生協商論壇 熱議“塑料污染綜合治理”
        發布日期:2021年04月07日  來源:同心橋   作者:詹程開    時間: 版面: 字號:[][][]

        編者按    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塑料制品隨處可見。快遞、外賣的包裝,奶茶的吸管……不過,當我們在享受塑料便利的同時,也在承受著塑料污染對自然環境和人類健康的負面影響。

        日前,省政協舉行了今年首場民生協商論壇,圍繞“推進塑料污染綜合治理”協商議政。該如何防范塑料污染帶來的健康隱患?快遞、外賣等新業態中的塑料污染治理面臨哪些挑戰?塑料替代材料的發展面臨哪些難題?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委員和專家們的好聲音。


         

        據同心橋    要防范微塑料

        對人體的侵害

        近年來,“微塑料”這個詞開始進入人們的視線。顧名思義,與看得見、摸得著的“白色污染”相比,微塑料看不見、摸不著,甚至濾不掉,不僅充斥在環境中,還通過食物鏈回到人體。

        省政協委員、浙江大學生物系統工程與食品科學學院教授張英說:“人雖然不吃塑料,但是塑料開始吃人了。”

        據了解,自然界中的微塑料主要有兩大來源:一是塑料制品在自然條件下風化而成;二是在日化用品中添加的塑料微球,主要用作摩擦劑。

        人體攝入微塑料的主要途徑有兩條,一個是食物本身被微塑料污染,另一個是塑料用具在使用過程中釋放出的塑料微粒。

        有研究表明,微塑料已經在我們的生活中廣泛存在。“毫米級微塑料可以通過食物進入消化道;微米級的可以進入血液循環,分布到心、腎甚至胎盤中;納米級的則可透過血腦屏障,進入大腦,導致腦損傷和行為障礙。”

        張英認為,防范微塑料對人體健康的侵害,刻不容緩,需要全社會形成共識。對工業企業而言,要響應國家號召,盡一切可能用可降解生物質材料替代塑料包材和器具;對普通民眾而言,要盡可能少用或不用不可降解的塑料制品,尤其是一次性塑料產品。

        電商塑料垃圾

        成為城市垃圾污染主要源頭之一

        在追求快節奏的現代社會,外賣、快遞已逐漸成為都市人餐飲消費的新習慣,但大家都知道,外賣、快遞產生的大量塑料廢棄物回收利用率低,而浙江作為電商大省,全省快遞、外賣包裝廢棄物增量占生活垃圾增量的90%以上,塑料垃圾治理迫在眉睫。

        省政協委員、農工黨省委會專職副主委田野認為,綠色包裝供給不足、可降解塑料包裝的成本遠高于不可降解塑料包裝,且電商垃圾特別是塑料垃圾回收難等因素造成電商塑料垃圾成為了城市垃圾污染的主要源頭之一。

        省政協委員、杭州醫學院副院長陸紹紅在調研中發現,外賣作為新業態行業,對于產生的塑料垃圾缺乏有效的治理手段。“被剩菜剩飯、油脂污染的外賣餐盒連同塑料袋,無論質量好壞,都難以回收,只能和其他垃圾混雜在一起處理,嚴重加劇了環境負擔。”

        那么,快遞、外賣等新業態帶來的塑料污染問題要如何解決呢?

        “應該充分依托現有的生活垃圾回收網絡、再生資源回收網絡,科學合理設置快遞包裝回收網點和回收容器,在校園驛站、社區驛站、辦公樓等重點場所設置回收箱,集中回收快遞包裝廢棄物。并且鼓勵快遞企業與再生資源綜合利用企業開展合作,開展‘快遞+回收’定向合作,探索建立包裝生產、使用和消費等多方協同的回收再利用體系。”田野說。

        陸紹紅認為,應該盡早制定浙江省綠色包裝促進條例,明確各部門的權責劃分和具體責任追究機制,建立完善的監督檢查制度、回收制度、督導制度、部門協調機制和問責制度,加強審批、生產、銷售、監控、執法等各個環節監管力度,做到有法可依,執法必嚴。

        同時,還要壓實主體責任,推行生產者責任延伸制。

        “要從根本上解決外賣垃圾問題,就要讓相應的責任主體切實擔負起處理外賣垃圾的責任,共同治理外賣垃圾。”陸紹紅說。

        加大對原材料生產的投入

        鼓勵替代材料的研發生產

        這次民生協商論壇,繼續采用現場與遠程互動、線上與線下同步的方式,除在省政協機關設主會場之外,還在杭州桐廬縣、義烏市設分會場,政協委員、有關專家、界別群眾代表踴躍建言。

        在前期的調研過程中,義烏市一些塑料制品生產企業和消費企業,對“塑料污染綜合治理”有不少想法和建議。

        義烏市雙童日用品有限公司一直專業從事一次性吸管的生產制造和銷售,是吸管行業標準、國家標準、ISO國際標準編制起草單位。論壇現場連線了公司總經理李二橋,聽取他關于推進可降解吸管行業發展的建議。

        李二橋介紹,國內吸管產業規模每年約4萬噸,460億支(不含食品及藥品配套吸管),目前浙江吸管產業約占全國總量的50%以上,規上企業都已經普遍轉產環保可降解產品,積極配合國家產業政策。

        “目前市場上塑料吸管的替代產品主要是聚乳酸(PLA)和紙質吸管,但隨著限塑令的推動,產品需求量加大,導致上游原材料出現緊缺,價格出現了非常大的漲幅,也直接帶動了下游產品的漲價,經銷商出于成本考慮,目前大多持觀望態度,對替代產品的推動帶來了極為不利的影響。”李二橋說。

        為此,李二橋建議,加大對上游原材料生產的投入和支持力度,匹配市場需求,以降低成本,讓新型環保材料的價格更加親民,便于市場化推廣;還要從塑料替代產品的標準、標識、檢驗規范等方面同步推動,讓生產者、銷售者、消費者、監管者有一個統一辨識和判定的尺度,以利于環保產品的可持續發展。

        省政協委員、浙江工業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王旭認為,應該加大對新型高分材料、制品以及塑料回收利用等行業的政策保障和關鍵瓶頸技術開發的支持力度;由相關行業組織、學術團體牽頭,制定浙江省的生物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制品的地方標準;依托相應省重點實驗室、技術中心等平臺,加大我省在生物可降解高分材料領域研發、檢測、認證等條件建設。

        那么,我省在培育替代產業、加大可降解材料供應能力等方面做了哪些工作?省經信廳的相關負責人也在現場作了回應。

        針對全省可降解材料基礎產能不足的問題,省經信廳會同省財政廳將可降解材料項目列入省級生產制造方式示范項目,引導支持有條件的企業加快可降解材料項目的建設。截至目前,全省在建可降解材料產能18萬噸,按目前推進速度,預計到今年6月底,全省可降解材料產能可達到8萬噸,到今年12月底,可達到20萬噸。

        上一篇:黨史上的今天:4月8日 [ 2021-04-08 ]

        下一篇:黨史上的今天:4月7日 [ 2021-04-07 ]

        【關閉窗口】
        日本最新免费二区三区,japanesefree高清日本,欧美人与动zozo,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