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xu6te"><mark id="xu6te"></mark></rp>
<u id="xu6te"><dl id="xu6te"><blockquote id="xu6te"></blockquote></dl></u>
  • <u id="xu6te"></u>

      <video id="xu6te"></video>
      1. <mark id="xu6te"></mark>
      <b id="xu6te"></b>

        當前位置: 首頁 >協商活動>>正文內容
        推進塑料污染綜合治理——省政協民生協商論壇發言摘要
        發布日期:2021年04月01日 來源:聯誼報   作者:   字號:[][][]

        編者按    3月30日下午,省政協舉行以“推進塑料污染綜合治理”為主題的民生協商論壇。論壇除在省政協機關設主會場之外,還在桐廬縣、義烏市設分會場,政協委員、有關專家、界別群眾代表踴躍建言。一起來聽他們的好聲音——


         

        據聯誼報    省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主任華宣奎作重點發言:

        目前,全省塑料污染綜合治理工作取得了明顯的階段性成效,但還存在農貿市場塑料用品減量潛力巨大、面對新挑戰需要更多應對實招、可降解塑料制品或其他替代產品生產缺少統一標準、替代產品供給短期存在缺口、回收利用體系缺少系統配套等五方面問題。為此建議:

        因地制宜、依法治理。結合實際因地制宜、分區域分領域分行業實施塑料污染綜合治理,將重點放在強化源頭減量、循環利用上。推動國家盡快出臺塑料污染綜合治理立法,推進《浙江省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條例》《浙江省快遞業促進條例》立法修訂。開展專項執法,將塑料污染綜合治理落實情況的重點問題納入省級環保督查范疇。

        標準先行、依規施策。統一塑料制品名稱的表述口徑,確保監管和執法依據統一、標準統一。盡快出臺我省《禁止、限制生產、銷售和使用的塑料制品目錄》,進一步細化各領域塑料制品禁限生產、銷售和使用的政策界限和執行標準。推動建立塑料制品分級和標識制度。堅決禁止偽降解塑料制品。推動國家出臺全國統一的塑料制品技術指導標準和全生物可降解塑料制品強制性國家標準。

        系統集成、閉環管理。結合生活垃圾分類處理,推進塑料制品生產、流通、消費、回收處置各環節的全生命周期全鏈條閉環管理。把“治塑”工作納入星級文明規范市場考核標準,在“五化”改造市場中,建立農貿市場塑料袋購銷相對集中制度。建立通暢的末端處理渠道和處理設施,加大塑料廢棄物分類收集和處理力度。鼓勵探索實施鄉、村兩級“田長制”,提高廢舊農用地膜回收率和再利用率。堅持陸地與海域共同推進,開展江河湖泊、港灣塑料垃圾清理和清潔海灘行動。

        創新引領、產業帶動。樹立可循環、易回收、可降解的技術創新導向。加強質優價廉的可循環、可降解材料規模化、連續化生產關鍵技術研發,完善生物基可降解材料的全產業鏈關鍵技術集成,突破關鍵原材料卡脖子技術。在我省構建數字化改革“1+5+2”工作體系中,將塑料污染綜合治理的全流程業務場景嵌入數字社會綜合應用中,大力推進垃圾分類回收與再生資源回收“兩網融合”。推動建立“綠色生產—綠色流通—綠色消費—綠色再利用”的綠色產業鏈,引導傳統塑料制品企業主動調整結構、加快轉型升級,實施不可降解塑料替代材料補鏈項目,培育龍頭骨干企業。

        政策賦能、多元共治。統籌利用中央和省級節能減排等相關專項資金,落實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所得稅減免政策,鼓勵各地通過財政補貼、稅費減免等手段,支持可降解材料和制品生產企業申報國家高新技術企業,享受相關政策。建立低價值塑料制品回收補助制度,支持廢舊資源再生加工企業按規定享受用地和稅收等優惠政策。強化政策宣傳貫徹,發揮行業組織作用,進一步增加公眾對塑料污染綜合治理工作的認同和支持。

        葉碎高委員

        建議加稅限產,促進替代,提高塑料產品生產成本和消費成本,抑制產品生產和消費,同時鼓勵、引導可降解塑料產品或其他替代產品的研發、生產、流通、消費。建章立制、全程監管,建立健全從塑料制品生產、流通、消費和回收處置等各環節的監督管理制度,形成多元共治體系。

        王旭委員

        大力宣傳推廣少用和回收塑料的理念,提高塑料制品一次性使用成本,建立塑料包裝強制回收機制。加大對新型高分子材料、制品以及塑料回收利用等行業的政策保障和關鍵技術開發的支持力度。由相關行業組織、學術團體牽頭,制定我省的生物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制品的地方標準。依托相應省重點實驗室、技術中心等平臺,加大在生物可降解高分子材料領域研發、檢測、認證等條件建設。

        王建國委員

        要切實提高企業科技創新能力,積極引進國內外核心技術,引導和鼓勵科研機構對企業進行技術支持,加強政策扶持力度。要建立健全統一的行業技術標準,建立降解材料統一技術指標,加強消費者對塑料污染的意識及識別可降解材料的能力。要加強可降解材料全生命周期的監控及綠色評價能力,建立生產、銷售、回收、處理為一體的綠色監督體系,著力提升制造技術,加大應用可降解材料的宣傳力度。

        張英委員

        防范微塑料的健康隱患刻不容緩。對工業企業而言,要響應國家號召,盡一切可能用可降解生物質材料替代塑料包材和器具。對普通民眾而言,要盡可能少用或不用不可降解的塑料制品,尤其是一次性塑料產品。

        金喆委員

        “禁塑令”下,如何嚴防“偽降解”產品出來攪局?要從法治入手,盡快制定出臺可降解塑料的行業標準、檢測標準,并逐步上升為國家標準。對國家法定機構論證認定的“可降解塑料”及成品,要予以標注,以便于使用者或購買者辨別。同時,需要主流媒體以多種方式開展“可降解”的精準宣傳。要進一步推動可降解塑料的技術創新攻關,不斷降低使用成本和提高質量標準,把可降解塑料研發作為重要的民生工程來對待。

        田野委員

        浙江是電商大省,電商垃圾中產生的塑料垃圾治理迫在眉睫。要完善法規標準,研究制定綠色包裝、回收利用等方面的技術規范和標準,推動源頭減量。要堅持共同治理,強化政府政策引導,大力推進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全面提高民眾“主人翁”意識,夯實各方責任。要強化產業培育,加快科技研發,培育壯大可降解材料產業,積極引導傳統包裝企業綠色轉型,補齊產能短板。要鼓勵模式創新,健全回收體系。

        雷潔暢委員

        建立相應的信息平臺,在省內生產和銷售的禁塑替代品,需在信息平臺申獲電子監管碼,生成相應二維碼印在替代品的包裝上。監管碼相當于禁塑替代品的“身份證”,消費者通過微信掃一掃功能就能識別和了解。通過該平臺,可利用大數據、互聯網等信息化技術,建立全省禁塑工作管理平臺、應用手機客戶端等,廣泛發動社會各界參與禁塑,實現技術研發、企業信息、產品認證、標準規范、全流程追溯、監管執法、監督舉報全過程全方位在統一平臺進行管理和調度使用。

        陳桂秋委員

        發揮浙江竹木資源優勢,合理利用竹木生態紅利替代塑料,是浙江減少塑料消費的現實路徑。建議大力扶持發展現代竹產業,充分尋找以竹代塑的使用途徑。推廣應用竹籃子代替超市塑料袋,研制具有現代功能、藝術品味的竹制菜籃子,乘勢發展浙江竹生態產業。積極建議國家出臺政策措施,限制塑料制品并補貼替代產品。

        徐潔委員

        垃圾轉化成資源是一個系統的產業化過程,需要建立完整的產業鏈和生態鏈。要大力推行生產者責任延伸制度,建立從生產環節延伸到產品設計、流通消費、回收利用、廢物處置等全生命周期的制度。推動塑料再生產業發展,建設廢舊塑料循環利用基地,形成可推廣的處理模式。建立企業循環經濟信用評價制度,支持開展企業綠色信用評價,評價結果向社會公開,并作為信貸審批、貸后監管的重要依據。

        陸紹紅委員

        要加強外賣行業塑料污染治理。建議制定浙江省綠色包裝促進條例,建立完善的監督檢查制度、回收制度、督導制度、部門協調機制和問責制度。強化宣傳引導,制定有利于實施綠色包裝生產的財政稅收政策、產業政策,加大綠色包裝推行力度。嚴格行業監管,研究可替代產品,落實流通環節回收責任。壓實各方主體責任,推行生產者責任延伸制。

        洪文英委員

        健全工作機制,構建部門聯動機制,制定完善適合農業農村塑料污染綜合治理的辦法,穩妥有序推進。完善支持政策,構建政府引導、市場主導、社會組織和廣大農戶共同參與的多元化農用廢舊塑料制品回收利用和處置體系,提升治理能力。鼓勵多元參與,營造社會主體廣泛參與、共抓共治的良好氛圍,強化社會共治。

        胡新根委員

        建議加快構建“雙循環”塑料產業體系。要積極參與國際塑料循環體系建設,建立健全廢塑料制品的品位和價值清單。加強國內塑料循環體系建設,建立健全廢塑料科學規范循環回收體系,建強、增強和補強塑料產業鏈和供應鏈。提高塑料全行業科技和環保水平,加強相關基礎研究和關鍵共性技術研究,建立塑料全產業鏈、供應鏈的大數據治理平臺,重點在“一帶一路”和G20等框架內加強以綠色經濟、數字經濟為核心的國際合作。

        忻皓(專家、界別群眾代表)

        通過源頭塑料管理、新型材料替代、已有海灘凈化來開展海洋塑料治理。加強全省水域周邊垃圾管理,杜絕塑料垃圾進入水體。推進新型材料替代的政策落地,各地相關部門要支持盡快推動漁民用新型PE環保材料替換傳統養殖泡沫浮球。通過媒體和學校,喚醒更多人的海洋保護意識。

        羊軍(專家、界別群眾代表)

        要建立統一的環保標準,促進塑料回收循環利用產業發展。加強政策引導,統一再生利用和焚燒相關政策。要進一步做好源頭分類,把低價值的塑料袋等也回收利用,用科技的手段變廢為寶。

        劉麗(專家、界別群眾代表)

        推進塑料污染綜合治理,企業應積極行動,有所作為。建議政府加速建設回收網絡體系,以解決回收過程中運輸成本太高的問題。目前,杭州西湖區正在試點相關工作,西湖區所有肯德基餐廳作為第一批餐廳參與試點,顧客使用過的漢堡盒,冷、熱飲料杯,紙袋,紙桶等都由西湖區國有企業回收,實現循環再生。

        馮華軍(專家、界別群眾代表)

        建議以可循環、易回收、可降解為導向,培育有利于規范回收和循環利用、減少塑料污染的新業態新模式。對于非循環塑料垃圾重點推行能源化處理,焚燒、熱解等工藝有利于不可降解塑料的最終污染消除。盡快對有機垃圾的生物堆肥、焚燒底渣、城市污水處理廠剩余污泥的綜合利用開展調研,評估這些廢物綜合利用時微塑料對環境的潛在風險。

        桐廬縣分會場

        王金才(桐廬縣政協主席)

        桐廬是“中國快遞之鄉”,快遞行業塑料污染治理責無旁貸。建議由省級層面多部門牽頭,加大對電商企業源頭管控,減少電商快遞二次包裝、過度包裝。加大對桐廬縣快遞包裝生產企業的政策扶持,進一步鼓勵引導快遞包裝生產企業加大研發力度,降低生產成本,提高利用率。加強宣傳引導,從省市層面,多宣傳、多引導快遞企業、電商企業和消費者積極參與綠色包裝、簡約包裝和快遞包裝回收利用。

        陳波(專家、界別群眾代表)

        要全面建立可降解材料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和成果轉化支持體系。加強政策引領,對從事可降解材料生產、使用以及可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的企業給予適當的政策傾斜。突出產業導向,在產業鏈協同創新項目、生產制造方式轉型示范項目等申報方面適當傾斜。強化科技支撐,設立可降解材料重點研發專項。建立可降解材料可追溯體系,利用大數據和物聯網平臺,將可降解材料生產企業信息和產品信息納入平臺管理。

        義烏市分會場

        李二橋(專家、界別群眾代表)

        目前浙江吸管產業約占全國總量的50%以上,規上企業都已經普遍轉產環保可降解產品。建議加大對上游原材料的投入和支持力度,讓新型環保材料的價格更加親民化。建立市場準入制度,對生產企業和經營單位實施監管。從塑料替代產品的產品標準、產品標識、產品檢驗規范等方面同步推動,形成統一辨識和判定的尺度。持續完善垃圾回收管理體系。加大塑料污染治理的宣傳力度。

        韓斌(專家、界別群眾代表)

        廢舊農膜如不及時回收,不僅污染環境,也會對耕地質量構成潛在危害。建議出臺引導扶持政策,指導扶持廢舊農膜回收,推廣可降解地膜,以金融或信用手段進行政策引導,減少地膜污染。建立完善回收網絡,統一進行集中回收、開展分類處理。加強協調配合,進一步細化牽頭部門、配合部門和鄉鎮、村級組織職能職責。加強行業監管,對未按規定執行相關制度的,視情節采取列入信用管理黑名單,取消各類財政補貼、農業項目申報資格等措施。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省政協舉行民生協商論壇 葛慧君主持 [ 2021-04-01 ]

        【關閉窗口】
        日本最新免费二区三区,japanesefree高清日本,欧美人与动zozo,公车系例一第96部分阅读 网站地图